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景点新闻

跨越雷池

作者:韦明铧日期:2012年12月17日 17:58

       大桥和铁路是扬州人的百年梦想。没想到的是.几代扬州人无望的梦想即将在我们这代人手中变为壮美的现实。大桥是扬州连接江南的纽带,铁路是扬州跻身世界的通途,百年来的扬州人是多么渴望走出围城啊!
       当我在古城中的一座座深宅中漫步时,看到那些高墙和大厅犹存,便想到它们当年的主人,有的早已湮没无闻,有的今天却声震遐迩。为什么会有这般不同?是因为在大桥和铁路的梦想实现之前,扬州人其实早就面临着敢不敢走出深宅的艰难抉择。有一种“桥”和“路”不是物质构成的,而是理念。
       这是何园。它的主人何氏,原是安徽省望江县人。望江是古雷池所在地,俗话说:“不敢越雷池半步”中的雷池即指此地。在中国人的语言中,“雷池”是保守、禁锢的象征,而“跨越雷池”则具有突破、进取的意义。令人警醒的是。世居雷池的何氏,却因为敢于不断跨越一个个因循守旧的“雷池”,从寻常人家发展成为近代史上的著名家庭。
       何园的建造者是何芷舠。何家走出“雷池”是从他的父辈开始的。何芷舠的父亲叫何俊,嘉庆、咸丰间人,曾经是他愿意的话,他当然可以在仕途上继续有所升迁。但是那样一来,名缰利锁就会成了新的“雷池”。官做到何芷舠这一代时,他对于晚清的腐败政局深感失望,因此他不愿身囿“雷池”,毅然挂冠而去。他要效法陶渊明,“倚南窗以寄傲”,“登东皋以舒啸”。这种退隐山林、洁身自好的做法,在当时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何园的中西合璧式的建筑风格,最能形象地诠释何家既恪守传统、又接纳新潮的开放心态。厅堂、假山、亭阁的建制都是中国的,而壁炉、翻窗、百叶门等等又是西方建筑元素。悬想这些新颖的东西在一百年前引进扬州时,或许会遭到遗老们的白眼,然而何家人并不在乎。何园中的那株广玉兰也是舶来品,当时刚刚引进中国,说不定曾被视为怪物,如今它已经根深叶茂了。何园的价值,就在于它不拘成法.蔑视一切“雷池”,而敢于跨越它。
       然而晚清的扬州迅速萧条没落,实在已经不能算是一座乐园。致仕后的何芷舠在寄啸山庄经过一番审时度势,再次跨越安乐窝般的“雷池”,抛下自己苦心经营的何园,举家移居上海。当时的上海,正是一座充满了风险和机会的新兴商业都会。何芷舠走出何园、走出扬州的决策,证明他的确有非凡的洞察力。
       何家在上海也建过庞大的公馆.地址就在今天南京西路上海商城那个地方,面积却比上海商城大十几倍!何家在上海的生活,我们以前不大了解,以为也像其他从扬州迁去的大户人家那样,做无聊的寓公,依靠祖上留下的金银过坐吃山空的日子。最近才知道,何家并不是这种人家。他们在上海买了不少清廷大中型官办企业。或是官商合办企业的股票,如轮船招商局、汉冶萍公司等,年年有分红。他们还投资大清户部银行和孙氏家族面粉厂,都有可观的收入。一个官宦世家不顾世人议论,义无返顾地投入商海,他们又一次跨出旧观念的“雷池”。
       何家有商海的失利,是因为洋场骗子的不法行径。后来何家把洋人告上了法庭,但是法庭却明目张胆地庇护洋人。败诉的屈辱使得何家深感法律知识的重要,由此何芷舠之子何声焕倾资兴办大学,发愤培养人才,欲以教育救国、科学救国。这座民办的“持志大学”,它的名字可能许多人不知道,但它培育出一批英才,如国际科学史研究院院士胡道静、上海图书馆馆长顾廷龙等.都是人中之龙。
       何家从望江,到扬州,到上海,到全世界,走出了一条不断超越自己的路。这个家庭从何俊开始,五代人中出了两个进士,两个博士、两个院士,还有一大帮教授和专家。仕宦、商人、学者,每个境界对于他们来说,都可能成为新的难以跨越的“雷池”。但他们总是及时迈出双腿,大胆融入潮流,因此,何家终于看到了在寄啸山庄的深宅大院里看不到的旖旎风景。

所属类别: 何园华彩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