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景点新闻

陈含光诗咏何园

日期:2012年12月17日 11:38

     1992年.我应扬州市政协文史委之邀,参加《朱自清》一书的史料征集工作,曾去北京昌运宫余先生的寓所,承他热情地接谈,晤谈间,他殷殷地多次垂询及何园。由于余先生的夫人陈竹因女士是扬州人称“诗词、书法、国画、骈文四绝”知名学者陈含光的八妹,因而也谈及含光先生,并向我展示含光的遗作《题何氏园》六首五律:


何氏山林好,今来六十年。
朱门残綮戟,珍木郁风烟。
兵从龙骧幕,家回虾菜船。
主人开竹径,招客一忻然。
华馆当风启,长廊匝水回。
跳鱼明镜阁,度乌画屏开。
檐搁将崩石,阶侵欲雨苔。
承平饶物力.结构信雄哉!
几岁供营垒,归来赀扫除。

燕泥沾地锦,蠹粉落楹书。
台圮摸金后,松凋系马余。
八方犹画角,愁杀好园居。
谢傅偏怜女,班姬早解诗。
墨床欹翡翠,画笔惹胭脂。
贾岛宁堪佛,平原莫绣丝。
只应施步障。容我醉支颐。
怪石攒云密,奇峰拔地长。
匠心闻昔日.妙手自清湘。
雪瀑龙湫拟,危栏乌道防。
古情吾与尔,相对共苍苍。
拓地疑无处,关门别有天。
即闻征里布,未忆稳云泉。
四海风飙急,孤筇去住便。
随宜爽鸠乐,相促进觥船。


    这六首诗约作于1936年前后,其时何园主人何适斋已随父何声灏率全家自上海回归扬州居住,主人开径迎宾.相见欢忻的场景跃然纸上。
    长廊匝水、华馆迎风,是诗人对园林结构奇特的赞美!
    崩石触檐、苔藓侵阶,是诗人对园林景色清幽的咏叹!
    台圮摸金、松凋系马,是诗人因园林横遭驻兵践踏而生发的愤惋!
    雪瀑危栏、奇峰怪石,是诗人对石涛上人手笔的怀念!
    “八方犹画角,愁杀好园居”,是诗人蒿目时艰而怀抱的殷忧!
    墨床画笔、班姬解诗,是诗人对适斋先生长女何怡如的颂赞!原来她还是师从含光先生学诗问画的一位女弟子.这就无怪乎她的画中有诗,丰致清逸,不落时人蹊径的了。
    含光先生留下的这六首五律,多层面地高度概括了何园的外观与内涵,为人们进一步解读何园提供了颇具价值的史料,足堪步武杜工部《游何将军山林》而无愧!

所属类别: 何家故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