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何园印象 >> 何园华彩 >> 夜宿何园

夜宿何园

作者:薛冰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12月17日 17:56

       烟花三月,与苏州学者王稼句先生应邀去扬州参加线装影印《四库全书》的座谈会,因为这书的一部特藏本,就在何园西北角的汇胜楼上展出,座谈会也将在汇胜楼下的蝴蝶厅中举行,所以有幸在何园中寄宿两夜。
       何园有“晚清第一名园”之誉;贯穿全园上下建筑、全长一千五百米的复道回廊,号称“天下第一廊”:石涛叠石的“人间孤本”片石山房,号称“天下第一山”;妙歌曼舞、演绎壶中春秋的水心方亭,号称“天下第一亭”:以定型烧制的金砖砌筑的特大花窗,号称“天下第一窗”。这几个“天下第一”传扬四海,故而每天游人如织。何园的面积,虽有一万四千多平方米,但建筑面积达到七千多平方米,是典型的私家住宅园林。尽管建筑布局严谨,疏密有度,构思绝妙,毕竟不同于公园的设计.行动的空间不能算很宽敞。人一多,难免生拥挤之感。我曾专选了雨天来游,情境便大不相同。这回既住在园内,自不会错过机缘。
       当晚,是扬州文化研究所所长韦明铧先生做东,就在园内品尝何家菜,同席还有第一个以文字全面解读何园的杜海先生,《扬州日报》的副刊主编孟瑶。微醺席散,园门早已关闭,只有我们几个人,踏着湖石飞梁,转进水心亭,散坐在围栏间信口开河。借着园外隐隐的灯光。环绕水池的楼厅与回廊朦胧可见。话语被晚风吹过平静的水面,碎落在空寂的廊道中。当年的园主人,与他的旧雨新知,一定常有这样的水心相聚吧?兴起之际。会不会轻拍栏杆,来上一段昆曲或京腔?家中的女眷,会不会推开楼窗,侧耳倾听,暗加品评?那样的情趣,已是今人难以领略的了。
       次日清晨,我与稼句便已在园中漫步。没有导游,没有讲解,只有两个人的行走叩响砖石路面。我们也不去看身边是中式庭园还是西式宅第,也不去管眼前是东园还是西园,也用不着按图索骥似的寻找牡丹厅、桂花厅、桴海轩、怡萱楼、玉绣楼,我们就是随便走走,就像当年的主人,走在自己的家园中,不需要任何目的。我们走过月洞门,走过半月门,走过长廊与夹道,走过假山石洞,走过石板曲桥,又走进了水心亭。就在坐下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池边的玉兰树上,开出一朵硕大的白花。
       满树的新叶还只是芽尖,花儿就已经开放了呢!
       当年的园主人,该就是这样的心境吧!我忽然有些明白了。
       我忽然有些明白.怎样才是最惬意的人居环境。

所属类别: 何园华彩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