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景区新闻 >> 何园昨迎来何家后人“全家福”

何园昨迎来何家后人“全家福”

浏览次数: 日期:2007年4月19日 15:57

    4月11日的何园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对何家后人来说,这一天是具有双重意义的“大团圆”:阔别多年的何家祠堂终于回到了何园的怀抱,“完璧归赵” 后的何园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大团圆!与此同时,何园也迎来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何家人大团圆,以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为首的三代计33位何家后人齐聚何园,共贺 何家祠堂回归和何方所著《走出寄啸山庄》一书首发。

  [现场篇] 何家后人走进寄啸山庄

  当上午在蝴蝶厅举行的捐赠仪式现场,高朋满坐,宾客盈门,何家后人和市有关领导、社会各界人士欢聚一堂,何园全体干部职工穿上节日的盛装,等待这庄严 而隆重的时刻。在《走出寄啸山庄》、《何园的故事》、《何园的华彩》这三本书的首发仪式上,凝结了何方十余年光景心血的《走出寄啸山庄》由于承载了“祚” 字辈兄弟姐妹们的殷殷期盼,格外受到人们的关注。一直在病榻边照顾协助何方老先生出书的恩爱伴侣,年逾八旬的刘良女士亲手把一摞散发着墨香的《走出寄啸山 庄》交到了何园负责人手中,作为对刚于年前逝去的何方先生的深切缅怀,同时也了却了其多年来的夙愿。

  尽管没有在这座美轮美奂的园子里住过一天,何园主人何芷舠第四代孙何祚庥的一席发言却充满了深深的“何园情结”,出生于上海的何祚庥从小就在父母长辈 的念叨中,在兄弟姐妹们津津乐道的描述中,对这座江南名园“了如指掌”。何祚庥认为,这部作品“非常真实,体现了手足间浓厚的血肉亲情,同时也再现了那个 时代的风土人情,是一个大时代的历史缩影”。

 

  家人团聚

  从9日开始,何家后人就陆陆续续从天南地北四面八方赶到扬州,何家后人的分散地极广,除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外,从海外各地专程赶来的人也不少。

  在到场的33位何家后人中,可谓是汇集了老中青三代:年龄最大的何祚循老人已88岁高龄,同时还带上了特意从美国赶来的45岁的女儿祖建萍;年龄最小 的要数黄大用(原名何祚融)的外孙刘昕,这位刚刚从成都科技大学毕业的帅小伙是第一次来到何园,好奇的他拿着手机在玉绣楼、水心亭拍个不停。

  刘良女士则带上了何珊、何莹一对姐妹花女儿一起从南京赶到扬州。回忆起最近的一次“回家”,刘良记忆犹新,那已是2002年的事情了,转眼五年时间过 去了,物依旧,人已非,痛失爱侣的刘女士见到久未谋面的亲人们感慨万千,想起何方为出书付出的艰辛劳动和兄弟姐妹们为促书成的鼎力相助,大家拥在一起抱头 痛哭,场面十分感人动容。

 

  [相逢篇] 参观何家祠堂

  一踏进园子里,何家人就忙着去何家祠堂瞧个究竟,这座刚刚回归何园的300平方米建筑物,位于何园西南侧,紧临何园片石山房,祠堂由东向西形成大小祠堂,大祠堂为两层楼砖木结构,小祠堂为单层砖木结构,是扬州目前仅存的园林住家式祠堂。

  看着修葺一新的何家祠堂,何家人激动不已,82岁的黄大用先生不仅与何方是堂兄弟,同时也是年少时的同学和多年好友,回忆起童年时的祠堂印象,黄大用 介绍道:“那时候,每到过年前,我们的祖父母就带着我们来祭祖,只记得有很多人穿着袍子马褂去磕头,一片烟雾缭绕”,当记者问起本报前不久刚作报道的“何 家祠堂内挖出一古井”一事,黄老先生则显出了一丝茫然,由于十多岁时就离开了何园,童年的记忆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对于古井的用途实在说不出个所以然 来。

  80岁高龄的何祚庥身着一件红色上装,在满头银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精神矍铄,由于没有在何园住过一天,何老对祖宗祠堂压根就没有一点印象,他告诉记者,曾经像黄老先生一样在何园住过的何氏后人,现在已寥寥无几了,而且都已是老态龙钟的高龄老人,对古井的用途,还真没有什么权威的说法。

 

  吃何家菜

  在扬期间,何家人相逢甚欢,白天游览了瘦西湖、个园后,晚上一大家子人还兴致勃勃地乘船游览了灯火辉煌的古运河水上游览线,扬州日新月异的巨变让大家 感慨不已。“扬州正在崛起”,何祚庥在这醉人的美景面前,一改作为“反伪斗士”的咄咄逼人,语气里充满了对这座城市的深深祝福之情。在提到游玩个园的感受 时,何祚庥则表现出了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孩童般的可爱,“看来看去,哪有我们家的这个园子好啊”,一番话引得人们一阵善意的哄笑。

  相比何祚庥的风趣,特意从无锡赶来的何方弟弟何祚宏老先生则安静许多,由于眼睛患白内障,年近八旬的何祚宏走到哪里都戴着一副墨镜,不多的言语里处处 流露出对先兄的深深怀念,他告诉记者,“尽管六哥(何方)在何家六名“祚”字辈地下党员中,入党时间不是最早,名声与贡献也不是最大,但他所经历的道路却 最能反映出一个出身于封建家庭的富家子弟,如何逐步觉醒与成长,并最终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员。”

  中午时分,何家大小33口人齐聚在花影扶疏的“桂花飘香”厅,品味颇具特色的何家宴,在满桌的美味佳肴面前,最吸引何家人的要算是“何老爷私房蚕豆” 了,普普通通的大蚕豆经过五香八角生姜等独特何氏配方烹制,竟变得异乎寻常的美味,是何园主人何芷舠最爱的一道美食,同时也是何家宴中一道不可或缺的菜 品,在餐桌上,这成了大家竞相伸筷最受欢迎的一道菜,第一次来何园的最年轻的何家后人刘昕一口气吃了将近小半碗!

 

  [对话篇]

  何祚庥:“扬州一定不要禁电动车”

  何家后人中,中科院院士,“反伪科学斗士”何祚庥是他们的代表。本报记者也趁他稍闲下来的时候,与他进行了一番对话。“我生于1927年,今年是 2007年,我是下半年出生的,算下来,我今年79.6岁。”何祚庥一句话把现场几位全逗笑了。第四次来扬州,何老一直关心着扬州的变化。这次,他带来了 对扬州中肯的建议。

  以前来扬州,发现扬州有一个现象美中不足:扬州大街小巷跑了很多摩托车。他认为太多的摩托车对扬州的危害是很大的,噪声大,废气污染严重。于是便提出 限制摩托车发展的建议。何祚庥院士与记者再次谈到这个问题,显得非常开心。   “这次来以后,注意观察,发现电动车已经大量增加,而且,除了电动自行车,还有电动三轮车。过去来的时候,只看到电动自行车,和非电动三轮车。我很高兴, 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情。”随后,何祚庥院士话题一转:“ 我密切关注着一个事情,世界石油短缺,中国石油尤其短缺。最新统计数字表明,中国还有20亿吨石油,每年开采的石油是2亿吨。这样算来,我们石油储量只够 10年用的。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所以我个人认为,燃油车在中国的寿命不会太长。”何祚庥建议扬州市政府,不要跟着广东省学习,我也跟着禁止电动车,发展 摩托车。这个“风”一直在刮,前段时间好像南京要禁电动车。扬州一定不要跟风。

 

  “扬州发展面临无限多的机遇”

  何祚庥一直关注着扬州发展变化,2004年,扬州通火车。他说扬州新交通优势,将为扬州带来无限多的机遇。“我给扬州的建议,充分利用扬州的交通优 势,抓住扬州发展的大机遇”。扬州2500年,诞生于交通,成也交通,败也交通。“过去扬州的经济非常好,主要是京杭大运河的功劳,后来随着铁路的兴起, 扬州的地位下降”,何祚庥院士说,“现在扬州又有新的机遇,既有北京到扬州的直达火车,又有京杭大运河的疏浚,扬州要成为连接长江水道到各个水域的枢纽。 这将为扬州带来无限多的机遇。”

  我们身边有很多“伪科学”

  按照日程安排,4月11日上午,何家后人原本有一个记者见面会。可是后来,记者们迟迟见不到“代表”何祚庥。何老去了哪里呢?原来,他被梅岭中学请去 做了一场报告。昨天下午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何老说,报告的主题是“反伪科学”。“反伪科学也是一种精神”,但何老笑谈,“题目是梅岭中学定的,这可没有 反伪科学从娃娃抓起的意思”。但记者与何老聊到最近郭德刚代言医疗产品广告的事情,何老说,“许多药品广告是很多离生活很近的‘伪科学’”,目前很多产品 广告夸大效果,欺骗消费者的情况很严重。何院士称,“希望你们能做媒体的代表,不为虚假医疗广告推波助澜”。

所属类别: 景区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