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走进何园 >> 名人名园

关于何园建园时间

日期:2012年12月17日 11:38

       关于何园建园时间,历来众说纷纭,致使何园近二十年来的导游图解说词三易其说,给人以模糊不定的感觉,莫衷一是。值此整理何园史料之际,有必要“从既有的事实出发”,以史求实,纠正讹误,还它一个真切的建园时间概念。现谈谈我的看法:
       一、历来之说大体可分为三种:
       其一说建于清光绪年间,但不确切说明具体年份。代表文献一是近世江都王振世著《扬州览胜录》(1942年10月出版),其文日:“何园,在徐凝门刁家巷,清光绪中,何观察芷舠筑。”二是中国建筑学界著名学者童寯著《江南园林志》(1937年出版),其文日:“园为盐官何芷舠所建.垂五十年。”即指1887年(光绪十三年)左右建成。三是扬州学者朱江著《扬州园林品赏录》(1983年9月初版),其文日:“寄啸山庄,原是扬州比较晚出的一座名园,筑于清代光绪年间(十九世纪末),在新城徐凝门内。园主人姓何,名芷舠。”
       其二说始建于清同治元年(1862),建成于光绪元年(1875)。代表文献一是《江苏省志·文物志》;二是《扬州市志》。此两种均为近年出版物。前引朱江著《扬州园林品赏录》2002年3月第3版时,也改说寄啸山庄“造于清同治元年(1862)”。
       其三说建于清光绪九年。代表文献一是由建设部审批筛选,中国公园协会和上海市园林管理局联合主编的《中国名园》(1999年9月出版),其文日:“清光绪九年,道台何芷舠购吴氏片石山房旧址加以扩建。”二是由同济大学著名学者陈从周主编的《中国园林鉴赏辞典》(2001年1月出版),其文曰:“清光绪九年(1883),道台何芷舠购吴氏片石山房(又名双槐园)旧址所建。”三是安徽省望江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的《望江县志》,其第二十九篇人物栏“何芷舠”条目下,有文日:“晚年退隐扬州,光绪九年,在扬州城南修建一座富丽堂皇、古典幽雅且具有时代特征的何园。”
       以上三种说法中,童寯与王振世的说法距建园时间最近,两种文献均为民国时期以来园林界具有影响的典籍.较为可信,且与第三种说法基本吻合,没有时间错位的矛盾,只是后者更加明确地指出具体年份为光绪九年。而第二种说法,虽出自省志市志,但在没有提供出原始依据的前提下,就轻易舍弃、否定民国时期有关文献典籍的记载内容,难以令人信服,显然是有关方面提供的资料缺乏考证所致。
       二、关于何园始建于同治元年并建成于光绪元年的说法,应是讹误之说,必须予以澄清和纠正,具体理由如下:
       既然诸说均确认建园主人为何芷舠,那么,从其生平履历可以看出,其父何俊早在清咸丰八年(1858)去世。何芷舠于咸丰五年(1855)-二十岁时由顺天乡试取誊录,同治元年(1862)时年仅二十七周岁,初登仕途不久,此时要建设规模恢宏而又整体布局严谨、理景精致并极富特色的私家园林,也恐非年轻仕宦之财力所能为之;何况当时其仕途憧憬正旺,也不可能早在二十七岁就先致力于自家园林的建设。到光绪元年(1875)何芷舠也才四十周岁,尚在湖北官任上,离退隐扬州时间尚有八年。因此,从其履历和年龄判断,于同治元年(1862)就完成置业,筹划、设计并开始动工兴建的说法是不合乎情理和事实的,所以此说难以成立。
       原苏州丝绸工学院某系主任何践(何芷肋之曾孙,原名何祚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向扬州何园提供何芷舠的墓志铭拓本照片(最近已将拓本原件捐赠给何园),上面明确记载着“……遂浩然以归,时年四十有九耳,买宅扬州,购得吴氏片石山房旧址……”,说明其退隐在前,买宅在后。如果园林早在光绪元年建成,何必还要“买宅扬州”?该铭文由何芷舠次子何声焕亲自撰文,长子何声灏亲自书写,应为重要实证。
       何芷舠的后代,“祚”字辈的曾孙子女三十九人。其中一些人听上辈说过,曾祖父从湖北汉口退隐后,在扬州购宅建园,小花园(指片石山房)是购买时就原有的,大花园(指住宅后园林)是自建的。见诸文字的就有朱江先生著《扬州园林品赏录》三版第207页所引何祚兴的信为证。
       在扬州园林界名躁一时极有影响的何园(寄啸山庄),如果早在光绪元年就已建成,为何在光绪十年修纂刻印的《光绪江都县志》“名迹考”中,未见只字记载?可见光绪元年该园不可能建成。
       园既建成,不能无名称。何园之名称是人们后来的习惯叫法而被沿用的,如直到1984年,钱辰方著文《扬州何园录》(载《扬州师院学报》1984年第2期),文日:“后到晚清光绪时,何芷舠又在双槐园的基础上建成何家花园。”但何芷舠在园成题名时,绝不会自称何园,事实上却是建园甫成,即自题其额日“寄啸山庄”(见江苏省文史研究馆已故馆员何适斋文《寄啸山庄命名之由来》,载《园林》杂志1987年第2期第45页)。如按此园光绪元年建成的说法,其时四十周岁的何芷舠也不可能预见自己将来会不满清廷屈从洋人而日后要“寄啸”,“寄”之情,“啸”之感无以生发;即使已有“寄啸”之情萌生,也断不敢在官任上题此“寄啸山庄”之园名。由此也可推断,园成题名时,当在光绪九年之后,何芷舠已退隐在扬州。
       纵观上述五条理由,可见关于何园建园时间在同治年间的说法是讹误之说。
       我长兄何祚丰生前曾是建工部建筑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尝谓:“何园的建筑年代当以清扬州工部营造录记载为准,如无,则当依墓志铭及早期有关典籍的记载。”这个见解应是恰当的。欣喜的是现在正在重新整理何园史料,为溯流求源,提出以上意见。至于已出版的省、市志记载,也当以事实为重,应提出在再版时更正。由于省、市志将作为历史典籍永久保存,如不更正,讹误之说将会继续流传。

所属类别: 何家故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