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何园印象 >> 何园华彩 >> 一弯彩虹绕五楼

一弯彩虹绕五楼

作者:丁家桐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12月17日 17:57

       扬州何园之妙,妙在何处?如果只能用一句话来回答,那么,我的回答便是妙在楼廊。廊是中国园林的一道风景,以南北园林论,颐和园和长廊堪与何园媲美。帝京之廊为湖廊.何园之廊之妙为楼廊;帝京之廊长七百余米,何园之廊则达千米左右。楼廊之妙不在于长,而在于曲,何园楼廊一曲三弯,拥抱园中五楼,使得一座偌大园林的古与今、园与宅、中与西、传统与创新、喧闹与宁静融于一体。
       楼廊连接的第一座楼为玉绣楼。玉绣之玉,不是玉兰,即传统之木兰,而是晚清从美洲传人不久之广玉兰。两株庭中花木,便成了主人借鉴西方新派人物的标志。因花及屋.主人之新,还表现在建筑设计方面:不设中轴线,不取内外尊卑有序一类传统法则,壁炉气洞、百叶外窗、玻璃隔间、木井壁灯,在晚清古城建造起第一座“洋楼”。其实,西式为用,也还中式为体,楼取口字形,类似北京四合院;楼宇设色用材,注意与园林谐和,洋中又含国粹。光绪九年,这位壮年时代便告“老”定居扬州的三品大员,用一座玉绣楼在名园如林的扬州亮相:表面上隐晦山林,实际上却在使人明白,新来的移民在造园造屋方面别出心裁,是一位迥不同人,独标一格,有识见,有主张但在官场有才未尽的
风流人物。
       楼廊西去,推开一扇小门,进入另一座小楼——赏月楼,便见又一重境界。这里完全是古典趣味,一扇小门隔开了一个世纪。赏月楼住的主人是老母,老人传统,所以居处全是古典趣味;小楼、假山、古木、佛堂、炉香、月色。和儿孙居处氛围大有分别。一重小门使得新旧两代人相连、相隔,而又彼此相安,堪称一绝。
       楼廊西去,似乎水尽山穷,但行至尽处,楼廊却又曲折蜿蜒,柳暗花明,豁然开朗,进入了后园。后园有池、有荷、有山、有桥、有亭、有石,池岛高阜,丘壑古木。后园佳绝处,当然是花木掩映之蝴蝶楼,但楼台欲显还遮,需要沿围墙在空中盘绕,步换景移,欲近不远,目不暇接。前人咏何园,说是“箫管画帘深,灯火珠楼夕”,又说是“回廊曲折绕山楼,别有风情胜苏州”,胜与不胜,且不去说他,有别于苏州,这是肯定的,月白风清之夜,环楼廊亮起盏盏花灯,湖光闪烁,箫管悠扬,酒香人影,美人在帘下起舞婆娑,抬头蓦见明月窥人,和风拂拂,说什么人间仙境,大概便这种情形吧。
       第三座楼当然是蝴蝶楼了,体量宽大,装饰堂皇,五色玻璃闪烁,书画满堂。或云此为宴会厅,上下可聚数百人,但以情理忖度,一致仕官员,又有多少机会能大宴宾客?合理的想像是,这里通常是高朋雅集诗酒流连之所,收富贵闲人之乐。两翼齐飞,楼宇似蝴蝶;穿梭楼廊,主客似蝴蝶:至于酒酣耳热,抚今思昔,一觉庄生蝴蝶之梦,叹世事沧桑,人生须臾,南华秋水,歌之啸之,寄啸之山庄主旨尽出矣!
       别以为蝴蝶之梦,楼廊业已观止。廊有岔道,沿道东行,从空中越过高墙,进入东园墙角,即至读书楼,这是第四座楼,仿佛普救寺之西厢,倏忽之间,由极闹至于极静,属于十载寒窗、白首穷经之处。现代人对于孜孜石乞砣、白首穷经的生活业已隔膜了。凭栏南望,但见一座船厅,泊于水中。无心人以为这是无心之笔,其实,想一想主人的名字,便明白大有深意。主人名芷舠,舟刀者,如刀之小船也,主人名船,人生亦如船,早年乘风破浪,济帆沧海,但天无百日晴,转眼间免不了狂风恶浪,几至覆舟。急流勇退,小船驶进扬州古城,驶进平静的港湾,驶进花木扶疏的山房,“月作主人梅作客,花为四壁船为家”,静下心来思索人生,在世象的风云变幻中。找到了一处宁静安适的小岛。“寄傲”,寄的什么傲?“舒啸”,啸的什么内容?倚着读书楼栏杆,反反复复看看船厅,也许可略知一二。
       彩虹环绕.尚有第五楼,即跑马楼。惜乎笔者尚未仔细观赏,所见所思,形诸笔墨,俟以来日吧。

上一篇:跨越雷池

下一篇:何园小记

所属类别: 何园华彩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