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何园印象 >> 何园华彩 >> 有亭宛在水中央---扬州何园纪游之二

有亭宛在水中央---扬州何园纪游之二

作者:忆明珠日期:2012年12月17日 18:00

何园的景观多可圈可点。但若要指出何处对我最具有魅力,我会毫不迟疑地回答:是水心亭!我认为它才该是何园的明珠,何园的通灵之壁啊!

那么,水心亭是怎样的一处建筑呢?这里且抄录杜海先生的《何园》一书中有关水心亭的一段文字:

西园以水池居中,池上有一座四面临水的水心亭,此亭为方亭,上眉冰裂纹,下接飞罩。沿方亭柱四周内木栏,外石栏。北有石梁,南有曲桥相通。

说起来竟是如此简单,但它却会诱发人们无尽的遐思。我望着那由四根朱柱撑起的方亭,不由想起陆放翁的两句诗:\

常倚曲栏贪看水,

不安四壁怕遮山。

不过,这里是一处庭院。只有一边为假山环绕,其它空隙寓目皆楼阁延绵。这也不错。因为在这富丽的环境中,才能让这一池蓉蓉碧波,将水心亭出落得更显几分宁静幽雅。有人说这亭原是座戏台,供演出用的。我觉得这里根本不宜于锣鼓喧嚣,管弦呕哑。反而,如果当华灯初上之际,远处飘来细细的箫声,于此亭中独坐静听,倒是十分相宜的。

《何园》一书中还收录有易君左的《何园游记》,文中说作者曾“绕园一周,穿石百洞”。穿石洞而至于百,道尽了何园的假山之盛。又谓:若于承平时,园中“充美女百人,歌吹拂天,仿平山竹西轶事,亦自成其趣”。云云。

易君左其人,似颇有点风流倜傥。他能诗,善书画,昔年在南京曾登报以其书画易酒,看来也算是一位“酒徒”吧。在我读中学的时候,便读过他的一篇散文题为《与W》,文思泉涌,清词丽语,层出不穷,令我颇为折服。而他的那本《闲话扬州》则是十多年前我才读到的,其中篇什较之《与W》似大逊文采。这大概是由于前者是抒情的,易顺畅;后者是记述的,费周折的缘故。但为什么他这本小书在扬州竟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直闹到此书惨遭查禁毁版的结局,此中自有原委。我的老友杨旭曾作过一番详实的调查,并撰有长文发表在美国出版的一份华文刊物《中外论坛》上,这里不多赘述。我要指出的是,易君左之“闲话”对扬州实无恶意,我记得在书中他对当时扬州某酱园实行着一套“现代化”的管理,表示十分赞赏。要知道这是在抗日战争前数年他所持有的理念啊!再者,我还要为他美言几句。人们不是说“扬州出美女”吗?在易君左笔下所表现的扬州女性,我以为是至美的,至为娴静而典雅的。在《闲话扬州》中写到他曾见有两位妙龄女郎,着藕色春衫,在瘦西湖畔的一处翠竹林中,对坐于石桌前,正在轻启朱唇,巧吮着如赤珠般晶莹圆润的樱桃。啊!让天下一切生花妙笔都放下来吧!你还有更美的语言来描绘这两位扬州女郎吗?此情此景,这几乎差近于“去年今日此门中”,差近于“美人一笑搴珠帘”,差近于“春分十里扬州路”,差近于“暮然回首,那人却在......”而今,那人却出现在易君左笔下的翠竹静幽处了!

    我写了这许多,无非是为了再回到易君左在《何园游记》中所说的那段话:若于承平之时。园中“充美女百人”云云。在这里,易君左又像是成了一位美女的批发商。不知他有何本事,一次就批发给何园百名美女。这自是他想入非非的“雅谑”,却也成了预留的“谶语”。近些年曾有多少部影视片特别是言情影视片,竞来何园拍摄。其中最有名的要算是《红楼梦》了。试想拍摄当时,荣宁二府佳丽如云,该不会将何园塞满的吧。这当然是夸张言之。我不曾看过影视片《红楼梦》,但像水心亭这雕栏玉砌,波光潋滟之处,“十二钗”能不来此留下倩影吗?黛玉和妙玉能不来此联句吗?因为,这水心亭,在我认为它才该是何园的明珠,何园的通灵之璧啊!

所属类别: 何园华彩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