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景区新闻 >> 历经风雨故园依旧,同根骨肉今又重逢

历经风雨故园依旧,同根骨肉今又重逢

日期:2013年4月14日 10:34

 

   (吴涛 郑岑)今年是何园建园130周年。2013年4月12日,“何园——穿越时空的经典”纪念活动正式启动,何园迎来规模最大的何氏后人“回家”:94位何氏后人从世界各地赶来齐聚故园祭奠先祖。

    走在返家的路上

   这次活动是有史以来何氏家族人数最多、范围最广的一次聚会,参加聚会的最年长者为何家第四代主人、何世琦的儿子黄大用(原名何祚融),今年已经是88岁高龄;最年幼者是何家第七代人于珺涵,今年才3岁。

    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聚会——

    94位后人重归故园祭祖

    这次共有94位何家后人相聚何园,中科院院士何祚庥、社科院研究员何祚榕、原江南大学图书馆馆长何祚宏等都“回家”团聚。这次何氏后人“回家”活动,十多位“祚”字辈何家后人齐聚首,跨越4代人,堪称史上最全。此时,经历了130年风雨岁月的何园“家”的氛围更浓。庆典期间,何园会举办纪念门票签名、祭祖、王承书图片展、亲情聚会、小翰林对话院士等系列活动。

    何园之所以声名远扬,是因为——130年何氏子孙人才辈出,自何园主人何芷舠的父亲何俊以来,何氏一门人才辈出;此次重回何园的四代后人中,更是精英济济,中科院院士、社科院研究员、大学教授、企业高管……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的名字——“何氏后人”。以“祚”字辈为例,就有三位“两院”院士:被誉为“反伪科学斗士”的中科院理论物理学院士何祚庥,原子物理学女院士王承书,中国社科院院士何祚榕。

百年传家的教育理念对何氏后人影响极深。昨天的聚会中,一名女孩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她叫何名暖,为何家第六代后人,去年刚刚考进清华大学美术专业。

    “何氏后人”有一个说不完的话题——寄啸山庄魂牵梦萦

活动现场,黄大用拉着何践不时耳语,回忆儿时趣事:“你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上课,你用‘京江 子’砸先生啦!”“我有那么调皮么?一定是你当时出的主意!”何践笑称。

亲兄弟:左黄大用(何祚融)、右何践(何祚雍)

何践告诉记者,住在何园玉绣楼的两年多时光里,最爱和黄大用玩,两人形影不离。“在家翻看老照片,想想以前的趣事,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天。”定居苏州的何践坦言,虽然身处外地,但心里一直挂念着“老房子”的一切。

无论何氏后人走到哪,何园都牵绊着他们的心。只要到扬州或是邻近地区出差,他们都尽可能地回何园来看看。

何明幼年时曾在何园住了两年,此次来扬之前,她将在何园的生活写成了《儿时的回忆》一文。“大花园(寄啸山庄)里有个池塘,里面种有荷花,塘边还泊有一木制小船,夏天满池的荷叶闻起来清香扑鼻……”对何明来说,儿时在何园的生活场景如今仍历历在目。

“我在美国长大,听母亲说过这里,但也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何家第六代后人吴宗仁第一次来到何园,园子里的一草一木、亭台楼阁让他非常感动。

重回故园的何家后人欣喜地看到——

何家花园盛景重现

何家第5代后人陈学东对如今何园的布局大加赞赏。“园子保护得特别好,装点得也特别漂亮,既小家碧玉,又不失大家风范。”陈学东说,何园并没有沉寂,处处充满生机。

而当年何声灏率全家离开扬州的时候,何祚宏还是个两三岁的孩童,如今他已是古稀老人。“何园历经130年仍保存完好,室内摆设宛若当年,仿佛这座园子从来就没有荒废过。”感叹之余,何祚宏即兴吟诗一首:“乍闻堂燕鸣,已隔数代春。人间几度变,此鸟最解情。”

所属类别: 景区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